標籤: 金墩墩

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重生嫡女,醒來竟在權臣榻上 txt-第188章 喜脈看書

Published / by Kathy Lara

重生嫡女,醒來竟在權臣榻上
小說推薦重生嫡女,醒來竟在權臣榻上重生嫡女,醒来竟在权臣榻上
将近半个月的时间过去,金水湖里的官银已经打捞出了十八万两之多。
对于刘侍郎招供的二十万两只剩下寥寥无几的数目。
却也给齐承安和谢云烬增加不少的难度。
好在天气一直稳定,没有再下大雨。
下水的人偶尔还会拿着几个银锭浮出水面。
齐承安看了一眼谢云烬暗沉的脸,问道:“还没有苗疆人的消息?”
谢云烬敛起了凝重的神色,缓缓摇头。
“她们会乔装易容,我只怕她们早已逃出京都,返回苗疆。”
在京都是最好的局面,他这个地头蛇还能掌控。
哪怕人没走出祁国,他也有本事周旋一二。
一旦她们进入苗疆,再想进入抓人,简直难于登天。
连玄风和元武这等武功高强的安暗卫都会在顷刻间被她们迷晕,很难想象进入苗疆的话,是否还会有命能见到大长老。
齐承安叹气的轻拍了拍谢云烬的肩头,低声道:“这里已经到了尾声,不必要的话,谢兄不来也可以。还是尽力追查苗疆人吧。”
谢云烬点了点头,他也正有此意。
“多谢齐兄了。”
“嗯,别光口头言谢,府里的腌肉又要吃完了,还请谢兄多上上心。”
谢云烬:……
“回见。”
眼前的金水湖确实到了尾声,不必他动用过多的心思。
相反端王府里,王妃连余姚的寝殿中堪称鸡犬不宁。
连余姚怒气腾腾的看着春喜和雪柳,尖声质问:“一连半个月王爷都去了那个贱人的院子,你们到现在才来与我说?”
雪柳和春喜连忙跪地,垂头请罪:“王妃息怒!奴婢也是刚刚知晓的。”
说来也怪,端王一连多日都在书房里办公,总是到夜深人静之时,才悄然走去宁侧妃的院落。
要不是今早雪柳无遇见路过侧妃的院门前,正撞上了端王从里面走出,恐怕至今还会蒙在鼓里。
连余姚气到说不出话来,本以为宁娇是因为嫉妒她,这几日才称病不来晨昏定省的。
合着是为了给端王暖被窝呢!
她的双眼似要喷出火来,冷哼一声:“去请个大夫,再去把那个贱人给我叫过来!”
她不是病了么?那就找个大夫好好治治!
两名丫鬟一刻也不敢耽搁,当即分头行事。
暴君,別過來 小說
宁娇刚送走了端王,经历了小半宿的折腾,整个人腰酸腿疼的。
正欲回到榻上再休息会儿,就见到雪柳趾高气昂的来叫人。
宁娇淡漠一笑,研习了多日,她的笑容已经在不知不觉间都覆上了宁姝的影子。
她起身走了出去,问道:“一个丫鬟也敢在我的面前大呼小叫的?”
雪柳侍候了连余姚多年,恭敬的神情只有面对连余姚的时候才会展露,其余的时候,就连对连府的庶出小姐时,也会带着高人一等的蔑视。
她岂能因为宁娇的一句话就灭了气势?
“哟,瞧侧妃娘娘这话说的,我们王妃是体恤娘娘身子不爽利,特地叫了大夫来为娘娘诊平安脉,怎么到了娘娘这里就成了奴婢大呼小叫了?”
“诊脉?”宁娇用颇大的声量来掩盖自己的心虚,她谎称生病确实是因为服侍端王累得慌,更重要的是她极其讨厌连余姚,根本不想见到她那副得意忘形的嘴脸。
“去转告王妃娘娘,我已经好的差不多了,就不劳烦娘娘费心了。”
“这不妥吧?”雪柳挑眉笑道:“只是个平安脉而已,宁侧妃在怕什么?难不成宁侧妃根本没病?”
宁娇忽然想起这几日来端王对自己的眷顾,言语之间都是宠溺,她瞬间有恃无恐的坐回了椅子上。
“雪柳应该是听不懂我的话?我说我已经好得差不多了,难不成我非要病来如山倒,永久不起身?”
“既然宁侧妃的身子已经好了,那更应该去向王妃请安不是?”雪柳懂得规矩可比宁娇多多了,她字字句句都在提醒宁娇,只要王妃还在,她终究是个侧妃。
“莫要被旁人知道了去,还以为王府后宅的女子都如侧妃这般不知礼数呢!”
“你!”
宁娇腾地站起身子,抬起手来就准备挥向雪柳布满挑衅神色的脸。
“住手。”
连余姚站在门外,冷冷的睨着宁娇,“我的丫鬟如今还要妹妹来教训了?”
“见过王妃。”宁娇不甘的收回了手,如今再次面对连余姚,已经不似从前那般苟且偷生似的迎合了,莫名的多了许多底气。
她眸中带笑,“王妃娘娘来得正好,之前已经向王妃娘娘告过假了,可雪柳姑娘非要在我的院落里大呼小叫,一个丫鬟尚且如此对待我,可想而知,背后应该是有人授意的吧?”
转生幼女不会轻易放弃
连余姚冷着脸从她的面前经过,直奔房中的主位落座。
她今日就是来找茬的,便直奔主题:“妹妹身子不爽利,我也好奇究竟是得了什么病,既然请不动妹妹,那就只好带着大夫来找妹妹了。省得王爷知道了,责怪我对妹妹的身子不管不顾不是?”
说完,她抬手对门外招了招,一个满脸白胡子的老者背着一个药箱走了进来。
连余姚指着宁娇阴阳怪气的笑道:“快给宁侧妃瞧瞧,别得了什么大病还错过了最佳的医治时机就不好了。”
蕭瑾瑜 小說
宁娇看着老者身上简朴的衣着,就猜到连余姚是随便找了一家普通的医馆。
就这还说是对她身子的上心?
宁娇无所畏惧的坐在一旁,将手腕轻轻搭在了桌案上,意有所指的对大夫叮嘱:“那大夫您可看好了,我的头已经昏昏沉沉了多日了,就连殿下也心疼的紧。大夫可莫要看错了啊?”
大夫刚得知要去王府看诊的时候还以为自己走了大运,见到“病人”后才知道自己是倒了大霉了。
王府这么大的宅子,好端端的为何要跟他巴掌大点的小药铺过不去啊?
这病,到底是看得还是看不得啊——
如此想着,老大夫的手已经探上了宁娇的手腕。
感受了几息之后,大夫忽然抬眸看了一眼宁娇。
她也正带着威胁的笑意紧盯着自己,大夫收回手,捋了捋胡须,沉思了一息后,躬身拱手对着宁娇道:“恭喜侧妃娘娘,您是喜脉。”